比亚迪动力电池的绝地反击

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21日 10:09    发布者:eechina
关键词: 王传福 , 宁德时代 , 曾毓群 , 比亚迪
 来源:界面 作者:瓦叔

  如果没有曾毓群的搅局,王传福在动力电池领域可能还会继续坐享老大的福利。

  2017年被宁德时代曾毓群抢走第一宝座之后,比亚迪王传福的神经被深深的刺激到了。

  他要在熟悉的战场上找回丢失的一切。

  大部分人对于比亚迪的认识是,满大街跑着“BYD”的汽车,但是这位2009年的中国首富真正起家依靠的却是电池业务。

  教师节的前一天,比亚迪在西安隆重了举行30GWh动力电池项目签约仪式。

  根据电池中国网统计,截至目前,比亚迪现有、在建及签约的动力电池项目产能累计已达100GWh,其中,今年以来新投产及规划在建的项目就达84GWh。

 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。

  瓦叔给你解析一下,84GWh可以满足6-8万台客车、100-120万台乘用车配套。按照国家的规划,到2020年,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200万辆。

  王传福要承包一半以上市场份额。

  王传福与他的竞争对手们

  王传福比曾毓群大两岁,这两位农民的儿子,大学学的都是电池相关的专业。

  1995年2月,在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旗下比格电池有限公司工作的王传福,辞职以后创立了比亚迪。

  那年,这位毕业于中南大学冶金物理化学专业的高材生,试着将电池送给台湾最大无绳电话制造商大霸试用。没想到,差强人意的品质加上低廉的价格,引起了大霸浓厚的兴趣。当年底,大霸毫不犹豫将给三洋的订单转给了王传福。

  这奠定了王传福后来的商业帝国。

  在安徽人王传福创立比亚迪的同一年,毕业于杭州师范学院化学系的浙江人周明明,辞掉了中学教师职位回到老家长兴,创办了后来的超威集团。

  与比亚迪做锂电池路线不同,周明明和他的老乡张天任一样,都在长兴杀入铅酸电池领域。1988年,26岁的张天任拿着借来的5000元接手当地一家集体性质的铅酸电池厂,创办了后来的天能集团。

  多年以后,在铅酸电池领域,天能和超威成为中国最大的两家企业,如同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,都形成了双寡头。

  在这四个人当中,曾毓群创业最晚,比王传福晚了4年。

  1999年,在全球最大的独立硬盘磁头供应商SAE旗下东莞新科磁电厂工作10年之后,SAE执行总裁梁少康拉着曾毓群在香港创办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ATL),并在广东东莞成立了首家工厂。

  与王传福一样,曾毓群也选择进入锂电池领域,都瞄准手机电池。

  2004年对于曾毓群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。那一年,苹果找上门来。据说,当年苹果找过别的锂电池公司,但要么没有灵活性,要么解决不了电池鼓气的难题。而曾毓群为苹果解决了当时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,成功为苹果一款MP3供货商。此后,伴随苹果进军智能手机行业,ATL也顺利成为iPhone电池供应商。

  2002年,比亚迪率先上市。王传福觉得汽车是一门大生意,上市的第二年,他毫不犹豫通过收购原西安秦川汽车公司,挺进整车业务。

  收购西安秦川之后,王传福一方面继续研发和生产燃油车,并着手研发新能源汽车。

  2005年,比亚迪第一款磷酸铁锂动力电池面世以后,在国内动力电池领域老大的位置上坐了许多年。

  在创办ATL12年,并将ATL做成全球最大的聚合物电池供应商之后,因为看好动力电池未来发展方向,拥有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学历的曾毓群开始二次创业,2011年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,在福建宁德成立CATL(宁德时代)。

  但是与比亚迪一直坚守磷酸铁锂技术路线不同,曾毓群选择了“磷酸铁锂”和“三元材料”两种技术路线同步进行。

  做了23年电池,却被宁德时代7年时间赶超

  过去两年,因为政府对三元电池限制的解绑和骗补事件的发酵,让押宝磷酸铁锂的比亚迪深受打击。

  2016年,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还只有6.72GWh,全球排名上在松下与比亚迪之后,位列第三。但是2017年,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增长73%,达到11.8GWh,一举越过松下、比亚迪,拿下行业全球第一宝座。

  因为在三元电池上发力较晚,比亚迪2017年装机量下落到5.4GWh,在行业整体快速发展的时候,业绩不增反降。

  不仅如此,2018年以前,笃信“垂直整合模式”的比亚迪一直没有对外开放动力电池供应,全部供应旗下的新能源汽车,这给了宁德时代充足的发展空间。

  2017年初,比亚迪回过神时,宁德时代已经势不可挡,在销量上和合作车企数量上实现了大幅超越,并将之远远甩在身后。

  去年,比亚迪动力电池配套车型为78款,供货车企数量仅为2家,而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配套车型和供货车企数量分别达到390款和64家。

  2017年底,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产能为17GWh,比亚迪电池产能为16Gwh。

  在财务数据和估值上,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——2017年,宁德时代营收接近200亿元,净利润为42亿元,而比亚迪营收为1059亿元,净利润为49亿元。截至目前,宁德时代市值为1400亿元,而比亚迪只有1170亿元。

  绝地反击

  让王传福焦虑的是,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似乎还在节节攀升。

  曾毓群从ATL将动力电池业务剥离出来的成功案例,让王传福被迫考虑将动力电池业务剥离出来,为了应对宁德时代的咄咄逼人,他计划2018年年底或2019年年初拆分完毕,2022-2023年动力电池公司独立上市。

  与此同时,这两家动力电池领域的双寡头在产能扩张上,开始了军备竞赛。

  宁德时代2017年底时产能超过17Gwh,之后仅IPO募投项目部分,就将再新增产能24Gwh。2018年底,公司总产能将达到38Gwh,到2020年底,根据宁德时代已有的产能规划,总产能将达到80Gwh,即使保守预计,总产能也会在50Gwh以上。

  王传福当然不会轻易认输。

  截至2017年底,比亚迪动力电池的总产能是16GWh,其中6GWh是三元电池,10GWh是磷酸铁锂电池。

  他要反超宁德时代,于是开始了一轮眼花缭乱的扩张。

  2018年6月27日,比亚迪规划产能24GWh的青海动力电池工厂正式下线,预计2019年全部投产。

  2018年7月5日,比亚迪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成立动力电池合资公司,规划产能10GWh。

  2018年8月23日,比亚迪与重庆璧山区政府就动力电池年产20GWh产业项目签订投资合作协议。

  2018年9月9日,比亚迪30GWh动力电池项目签约仪式在西安高新区举行。

  至此,经过一轮眼花缭乱的布局之后,比亚迪动力电池规划总产能已达100GWh。

  但是比亚迪必须摆脱产能严重过剩的局面——2017年底,国内动力电池总产能约130GWh,全年动力电池出货量为36.2GWh,平均产能利用率只有30%。

  根据已经陷入困境的沃特玛公布的数据显示,到2020年,中国动力电池产能将达到近250GWh,而需求可能只有100GWh左右。

  今年8月,丝毫不畏惧产能过剩的王传福在接受《钛媒体》采访时说:我相信比亚迪会抓住这次好机会,而且这也是百年不遇的一次机会。
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:/thread-547538-1-1.html     【打印本页】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相关文章

回顶部
网站地图